民政动态

zhengwu gongkai

奉化区针对问题觅对策 推进全区“老有所养”

  • 作者:
  • 来源:浙江省民政厅 ?奉化区民政局
  • 发布日期:2018-03-07
  • 阅读:2379次

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人口老龄化、高龄化趋势的不断加快不仅影响经济正常发展,随之带来的一系列养老问题更是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养老服务作为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和关注,社会保障中“老有所养”成为人民群众的最大期待。

一、全区目前养老基本情况及存在问题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区有老年人口125674,占全区总人口数的26.02%,全区共有居家养老服务机构总数373家,基本覆盖全区所有城市社区和95%的农村社区,服务覆盖全区90%以上老年人,基本实现“老有所乐、老有所养”工作目标,但全区养老工作依旧面临着诸多问题。

1、社会认同感不高及养老经济压力大。由于当年的计划生育政策,80年代初的独生子女已经进入婚配阶段,这些人一方面要承受社会的残酷竞争,另一方面还要照顾“四二一”结构下的四位老人和一个孩子,二胎的开放让压力更加繁重。目前区福利院的入住费用在每月580-1000元之间(餐费另算),夕阳红怡乐园入住费用在每月1150-2900元之间(包含餐费)。面对高额的费用,大部分家庭对社区养老、入住敬老院等抱有迟疑的态度、不认同。因此,政府在加快引导从传统的家庭式养老向社会式养老过渡的同时,还要兼顾养老费用的合理化,减轻家庭负担。

2、社会力量参与积极性不高。奉化区的地貌大体为“六山一水三分田”,偏远的地理位置制约着社会资本的引入。奉化捷达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农村地区地理位置偏远,农村老人收入不高,不利于开展养老服务工作,即便去投资开办养老服务机构也难以维持经营,虽然有政府财政补助,但暂时不考虑把业务扩展至农村。实事也反映了这一问题,一些偏远乡村集体经济较为薄弱,单纯依靠地方财政和村级经济支持开办的“老年食堂”居家养老服务站已经陷入经营困境。例如2015年建立的奉化区大堰镇谢界山村居家养老服务站,因低廉的收费标准(每月每人150元),高昂的运营成本(每年15万元),越来越难以为继,用餐人数更是从一开始的15人降为目前的5人。

3、护理队伍资质薄弱、福利待遇差、流失率高。养老护理工作在社会上认可度较低,年轻人不愿意加入养老护理队伍,因此当前从事者大多是农村妇女,整体呈现出年龄偏大、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专业技能水平低下以及对工作热情不高的现象,只会一些基本的护理操作,缺乏职业道德和对老年人心理护理方面的知识培训,无法满足老年人愈发多元化、高端化、专业化的养老服务需求。在区民政局2017年开展的护理人员“百人调查”中发现,100人中是护士护理员的仅为3人,小学学历有53人,文盲有3人,60周岁以上有38人,50周岁至59周岁的有44人。同时护理人员工资普遍较低、工作环境差、工作辛苦劳累,严重不成比例的收入和付出成为阻碍养老护理队伍发展的主要绊脚石,大部分养老护理员一旦找到其他工作,就会选择离开养老护理行业,根据调查显示,我区每年养老护理员流失率高达20%以上。

二、推动加快全区养老服务行业发展的建议

1、出台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减轻需要长期照护患者家庭负担。宁波市于去年起已经在海曙、江北、鄞州等中心城区进行长期护理保险业务的试点工作,这是对因年老、慢性疾病等导致生活部分或完全不能自理的老年人的护理费用进行的一种补偿。长期照护保险制度的出台能让更多的老年人在其失能半失能状态下在家就能享受专业的居家养老服务,在市场需求的引导下吸引社会组织或养老服务企业培养一大批专业的养老护理人员上门为老年人提供各类所需要服务,同时也能减轻“四二一”家庭的生活负担。

2、搭建智慧养老服务平台,创新居家养老服务发展模式。利用互联网技术,开发面向居家老人、社区、机构的物联网系统平台,提供实时、快捷、高效、物联化、智能化的养老服务。借助“养老”和“健康”综合服务平台,忽略地理因素,将医疗服务、运营商、服务商、个人、家庭连接起来,满足我区户籍的特困人员、低保家庭及低保边缘家庭、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对象、享受国家定期抚恤补助优抚对象、本人或其子女获得过县级以上见义勇为荣誉称号的重度、中度失能老人基本养老服务需求。计划于2018年底前在萧王庙街道滕头村完成此服务平台的试点工作,为各级政府和民政部门制定居家养老相关政策提供科学的依据,为居家养老事业的开展提供信息化的管理手段;同时通过整合社会资源,引入具有优势资源的企业,构建“公益化为前提、社会化为基础、市场化为方向”的运营管理模式,创新我区社会化居家养老服务事业的发展模式。

3、出台养老护理专门制度,促进养老护理队伍健康发展。出台完善的养老护理专门制度有利于养老护理从业人员的社会地位确定,为提升养老护理人员收入水平有了一定保障。在此基础上,对护理人员的分类作出明确规定,严格区分普通护理员、护士护理员和一般管理人员的分类,确定入职资格,划定最低工资标准,规划职业发展前景,不同类别护理员都有自己专门的职业晋升空间,并根据所取得职称在基本工资的基础上每月可以获得相应的岗位津贴;护士护理员根据医院现有制度晋升职位,逐步增加工资收入。区民政局也在3月5日党委会议上决定对区福利院、夕阳红怡乐园的护理人员提高工资待遇,以挽留护理人才。同时在全区范围内组建以低龄老人为主的业余“银发”护理队,进一步拓展“时间银行”这一理念,鼓励村(社区)内低龄老人与高龄老人结对陪护,工作报酬通过将服务时间存入“时间银行”及由养老机构或居家养老服务机构支付低额报酬,在其身体不能自理的时候可以根据“时间银行”免费获取相应的服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