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zhengwu gongkai

从白居易诗文解读关注民生的导向

  • 作者:
  • 来源:浙江省民政厅
  • 发布日期:2016-09-23
  • 阅读:11346次

白居易(772年-846年),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他撰写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歌,其中的不少诗歌以强烈的现实意义和艺术感染力,反映民间疾苦,讽谕权贵腐败,揭露社会弊端,期盼老百姓安居乐业。笔者从白居易诗文中,选读部分诗篇的内容,反映当时社会底层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没有人身安全感的悲惨生活,以此从诗人对劳苦人民的深切同情和为民造福的仁者情怀中,期盼关注民生的导向。

不能“岁晏无口食”:穷人必须有饭吃

白居易生于河南新郑,从小长在农村,又注重了解民情,对唐朝中后期战乱之危害,苛捐杂税与宫市之扰民,各种民间疾苦,都有体会和认识。他在《采地黄者》、《轻肥》、《杜陵叟》等诗文中关注了旱灾、冻害对穷人造成的生活困境,反映了底层百姓的心声,从中可以看到中唐以后当时整个社会经济的脆弱。

《采地黄者》是白居易于公元813年创作的,当时诗人因母亲去世,丁忧退居下邽金氏村(今陕西渭南市)。诗人在下邽渭村见到农民遭到春旱秋霜之灾后,入冬就断了口粮,而富贵人家却用粮食喂马,为此深有感触,于是以采地黄者的遭遇为题材,写下了这首同情贫民疾苦的诗歌。“麦死春不雨,禾损秋早霜。” 诗的开头描述辛苦劳作的农民又遇到了春旱和秋冻,造成“岁晏无口食,田中采地黄。”地黄是一种草药,有活血滋补作用。诗歌中的主人公到田中采摘地黄,希望以此换取一点粮食度日。然而,地黄也并不是那么容易采集的,“凌晨荷锄去,薄暮不盈筐”。采地黄者把地黄卖给豪门子弟,诗歌通过主人公的口说出了下面四句撼人心魄的话:“与君啖肥马,可使照地光;愿易马残粟,救此苦饥肠!”从诗文中可以看出当时穷人想用地黄换取一点马吃剩下的饲料,以此充塞那苦于饥饿的肠胃,更加说明了人不如马这一事实。

《轻肥》是白居易创作的组诗《秦中吟十首》中的第七首。此诗着重暴露那些为皇帝所宠信的宦官“骄”、“奢”,“食山珍,饱海味”,与当时江南大旱造成的大饥荒形成强烈的对比。诗的最后两句是一种悲痛的场景:“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诗人写出了江南大地上的一幕人间惨剧,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冬天到第二年春天,江南广大地区和长安周围遭受严重旱灾,民间十分疾苦。在此期间,诗人写了一首同情农民生活困苦的《杜陵叟》。“杜陵叟”是当地农民典型的概括,诗文中写到:“杜陵叟,杜陵居,岁种薄田一顷余。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长吏明知不申破,急敛暴征求考课。典桑卖地纳官租,明年衣食将何如?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

”。诗人激烈地为人民鸣不平,表现了敢于为民呼声的勇气。

 “民以食为天”,民生工作首要的是必须关注各类困难群体的吃饭问题,给予他们及时救助,确保他们“不挨饿”。

不应“布絮不蔽身”:穿衣必须能保暖

唐代中后期,内有藩镇割据,外有吐蕃入侵,战火不断,赋税繁多,农民负担加重,生活疾苦。白居易在《村居苦寒》、《卖炭翁》等诗文中都描写了底层百姓“穿不暖”的艰苦生活,在《新制布裘》表现了慨然以救济天下寒人为己任的理想追求。

《村居苦寒》这首诗写酷寒季节农民生活的艰辛,与自己的温饱相对照,表达了对劳动人民的深深同情,也反映了自己作为一个基层官吏享受俸禄的惭愧不安之情。全首诗文是:“八年十二月,五日雪纷纷。竹柏皆冻死,况彼无衣民。回观村闾间,十室八九贫。北风利如剑,布絮不蔽身。唯烧蒿棘火,愁坐夜待晨。乃知大寒岁,农者尤苦辛。顾我当此日,草堂深掩门。褐裘覆絁被,坐卧有余温。幸免饥冻苦,又无垄亩勤。念彼深可愧,自问是何人。

《卖炭翁》是白居易创作的《新乐府》组诗中的一篇。此诗以个别事例来表现普遍状况,描写了一个烧木炭老人谋生的困苦生活和被生活压迫产生的反常内心活动:“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通过卖炭翁的遭遇,讽刺了当时腐败的社会现实,表达了作者对下层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有很强的社会典型意义。

《新制布裘》是白居易创作的一首言志诗,此诗慨然以救济天下寒人为己任:“丈夫贵兼济,岂独善一身。安得万里裘,盖裹周四垠。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

表现了诗人推己及人、爱民“如我”的人道主义精神,以及封建社会开明官吏乐施“仁政”、惠及百姓的进步思想。

温饱是关系到困难群众维持基本生活需求,“有衣穿”与“有饭吃”一样,民生无小事,任何时候都要关心帮助穷苦百姓,帮助他们解决现实中遇到的难题。

不该“家田输税尽”:耕者必须有其田

耕地是农业最基本的生产资料,“耕者有其田”是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白居易在《观刈麦》中提到唐朝中后期由于赋税的繁重,使贫穷的农民失掉田地,造成农民生活苦不堪言。

白居易在《观刈麦》这首诗中写到 “复有贫妇人, 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诗中的一位贫苦妇女,因为缴租纳税,家里的田地都已卖光,只好拾些麦穗充填饥肠。诗人还由农民生活的痛苦联想到自己生活的舒适,感到惭愧:“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反映了一位年龄35岁县尉了解民情、关心民生的思想觉悟,并对照自己,感到食有俸禄、生活无忧,心有不安。

不能“千里稻苗死”:农耕必须保供水

当时的唐朝,经历安史之乱后元气大伤,统治阶级荒于政,剥削百姓,劳苦大众生活。白居易曾作五言古诗《杂兴三首》,在第二首中,讲述了越王引水入宫以供享乐,不顾念民间遭受旱灾之苦一事,以此讽喻时政:已经灭亡的越国是这样,而江河日下的唐王朝也一样。这首诗中开头四联:“越国政初荒,越天旱不已。风日燥水田,水涸尘飞起。国中新下令,官渠禁流水。流水不入田,壅入王宫里。”诗文接着指出,王宫之中并无民生所需的水田,而是 “馀波养鱼鸟,倒影浮楼雉”,用来宫内当权者们的身心享受了。如此结果是造成巨大的灾害,“不念阊门外,千里稻苗死”,看似天灾的事情,因为掌权者的荒政享乐,最终演变成为人祸。

白居易认识到水利建设的重要性,在《自蜀江至洞庭湖口有感而作》中留下了“水流天地内,如身有血脉”的诗句,以人身血脉来比喻地上之流水,说明治理水患、畅通供水的重要意义。诗人治水以利民生的诗句并不是空谈,他在杭州任内疏浚西湖,修堤蓄水、加筑堤防,疏浚六井,解决了杭州居民的灌溉和饮水问题。在《别州民》一首诗中,诗写杭州父老拦路送别白居易离开任职多年的杭州去洛阳时,诗人也写下了“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体现了白居易关心水利、但心有余但力不足的无奈心情。

不会“暴卒来入门”:人身必须有安全

国泰民安,路不拾遗,人民安居乐业,这样的社会才是理想的社会。白居易在《宿紫阁山北村》诗中通过对自己借宿经历的回忆,生动地揭露了中唐时期宦官执掌的神策军欺压百姓、为所欲为的丑恶行径。

作《宿紫阁山北村》这首诗的时候是白居易于长安任左拾遗,当时诗人清晨去游览紫阁峰,傍晚投宿在山下农村。村老见了我,十分欣喜,为我设宴,打开了酒樽。“举杯未及饮,暴卒来入门。紫衣挟刀斧,草草十余人。夺我席上酒,掣我盘中飧。主人退后立,敛手反如宾。中庭有奇树,种来三十春。主人惜不得,持斧断其根。口称采造家,身属神策军。”

可见当时朝纲混乱,宦官擅权的问题非常严重,他们气焰嚣张,到处扰民掠物,百姓敢怒不敢言。老百姓的财物光天化日被抢夺,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