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zhengwu gongkai

推进楼宇社区党建工作的实践

  • 作者:
  • 来源:学习时报
  • 发布日期:2017-06-30
  • 阅读:4380次

  近些年,以商务楼、功能性板块和区域性设施为主要载体的楼宇经济风生水起,由此也带动了周边餐饮、休闲、购物等产业的发展,形成了共同的商圈。这一新型经济形态在助推地区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衍生了一种新型的基层群落——楼宇社区,亦被称为城市中的“垂直社区”或“竖起来的社区”。楼宇社区是以经济型楼宇为依托,聚集在一定区域范围内的企事业单位和利益相关者共同组成的经济社会共同体和两新组织集聚区域。楼宇社区党建,就是借鉴社区建设的理念和经验,依托集聚在一定区域范围内的商务楼宇,成立楼宇社区党委,面向楼宇社区中的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中的党员、群众开展基层区域化党建模式,是新形势下城市基层党建的创新实践。其特点:一是稳定的物理空间。传统的“两新”组织(指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党建,存在发展不稳定、党员流动性强、缺乏专门的党务工作者等问题,楼宇社区是众多“两新”组织和“两新”党组织共同居住的家园,是稳定的物理空间,是“铁打的营盘”,可以对冲“两新”组织的不稳定性和“两新”组织党员的流动性。二是复杂的组织体系。在楼宇党建工作中,不仅要面对和涉及多个党组织,而且这些党组织还有独立党支部、联合党支部、党委等不同规模和种类的差异,并涉及到楼宇党组织和“两新”党组织等不同层次的党组织,甚至还有相邻几幢楼宇党组织归到同一个楼宇党委管理的情况。三是“三高一低”的党员队伍。楼宇社区是人才高地,集聚着一批外经外贸、金融财会、高新技术、法律、外语等高层次的专业技术人才、经营管理人才与复合型人才,这就决定了楼宇社区党员以白领为主,具有学历高、收入高、素质高、年龄低的特征。

  构建“一核多堡”的组织体系。下城区根据全区楼宇社区的设置情况,按照“楼宇社区建党委、楼宇企业建支部”的原则,及时做好楼宇社区党组织组建工作,做到“应建尽建”。在入驻楼宇社区的“两新”组织层面,基于统一摸排和入驻登记后所掌握的党建底数,做到楼宇社区内有3名以上正式党员的“两新组织”都按规定单独建立党的基层组织;正式党员不足3名或暂不具备单独建支部的“两新组织”,则通过挂靠、联合、派驻等方式建立党的基层组织。在此基础上,每一个楼宇社区成立了党委,成员主要由街道干部、街道下派的专职党务工作者、楼宇物业管理方的党员负责人、楼宇较大“两新组织”的党组织负责人、楼宇“两新组织”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党员等组成,设书记1名,副书记1至2名。楼宇社区党委统一领导楼宇各个“两新”党组织的党建工作,前者是楼宇党组织的核心,后者是楼宇党组织的堡垒,从而构建了楼宇社区“一核多堡”的组织体系。
  建立“三位一体”的工作机制。楼宇党委如何借助其与楼宇“两新”党组织之间天生的地缘关联,而生发出内在的工作关联,使得楼宇社区党委可以真正扎根各个“两新”党组织,真正走进广大楼宇党员,是楼宇“一核多堡”组织体系建立之后必须面对的问题。下城区探索建立了“三位一体”的工作机制,亦即在成立楼宇社区党委的同时,建立了由社区党委书记或副书记担任负责人的楼宇社区综合服务中心,成立了由社区党委书记或副书记担任会长的楼宇社区促进会。其中,楼宇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入驻的是“一楼六员八人”的工作小组,即楼宇指导员(街道干部)、招商员(街道招商人员)、管理员(物管)、安全员(片警)、办事员(国税、地税、工商)、联络员(社区干部),提供的是面向所有“两新”组织、包括组织关系迁转、党员教育培训、员工招聘、就业培训、困难职工帮扶、项目申报、大学生就业落户以及各类政策咨询和部分证书办理和项目初审等多个方面的公共服务;楼宇社区促进会的成员涵盖楼宇物业公司和楼宇“两新”组织的重要负责人,具有广泛性和民主性的特征,是楼宇社区协商共治的主要组织平台。这样一种工作机制,使得楼宇社区党委通过经常性的服务和广泛的利益表达,不仅使得企业找服务变为上门送服务,降低了交易成本和企业运营成本,更使得楼宇社区党委与广大“两新”组织有效地产生了内在工作关联、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进而使得楼宇社区党委有效地实现了对各个“两新”党组织的引领,真正地走进了广大楼宇党员心中。
  建立“双社交叉”的资源整合机制。所谓“双社”指的是楼宇社区和居民社区。也有人根据两者外部形状和空间布局的不同,而称它们为“垂直社区”和“平面社区”。由于楼宇社区空间处于街居社区之中,属于传统的居民社区范畴,楼宇社区党建工作包含于居民社区党建工作,因而,下城区在启动楼宇社区党建工作之初,便采取了由居民社区副书记兼任楼宇社区书记的做法。随着楼宇社区党建工作重要性的不断凸显和楼宇社区党建工作的不断推进,下城区采取了楼宇社区书记和居民社区书记互相交叉任职的做法,即楼宇社区书记兼任所在居民社区党委委员,居民社区党委书记同时兼任辖区楼宇社区党委委员。这种楼宇社区和居民社区党组织负责人交叉任职的做法,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双方党建资源的充分整合。从实践来看,这种“双社交叉”的资源整合机制具有显著的效果,有力地推动了楼宇社区党建和社区党建的互融共进,有效地实现了楼宇“两新”组织、党员与居民社区居民、党员在党建方面的共建共享,也有效地促进了城市的共管共治。例如,广利大厦设置停车管理道闸时,遭到了周边居民的反对,兼任广利楼宇社区党委委员的仙林社区党委书记于是牵头召开居民协调会,有效地协调好了双方的利益关系,顺利地推进了广利大厦的停车管理系统建设;另一方面,仙林社区面临大学生就业难问题,兼任仙林社区党委委员的广利楼宇社区党委书记于是发动楼宇企业,在广利大厦建立了大学生创业培训基地,共为63家楼宇企业和103名仙林社区大学生牵线成功。
  采取“党团协同”的组织方式。下城区在楼宇党建工作中,特别重视以楼宇“两新”党组织中的党员为负责人或骨干,成立各种楼宇趣缘社团,并在此基础上,以党组织为领导核心和“靠山”,以楼宇社团为组织依托和“帮手”,协同开展各种组织活动。例如,坤和楼宇社区党委培育了“公羊会”“乐创会”“微公益”等多个社团组织,凝聚了438名白领青年,其中党员100多名,并积极开展邀请名家讲课、图书漂流、年轻人派对、清扫垃圾、向小学捐赠钢琴等丰富多彩且健康有益的活动;再如,江南楼宇社区有体育社团、书画社团、文艺社团、文学社团、摄影社团、车友社团、环保社团7个楼宇社团,并组织开展演讲比赛、祭扫革命先烈、结对帮扶困难党员、白领相亲等多项有益活动。实践证明,以党组织为领导核心和“靠山”,以楼宇社团为组织依托和“帮手”,协同开展各种组织活动,不仅丰富了广大楼宇党员的学习形式和业余生活,而且增强了楼宇党组织对楼宇党员的凝聚力和对楼宇白领的影响力,同时,由于这些楼宇社团开展的各类活动总体属于企业文化建设的范畴,往往有助于丰富“两新”组织员工队伍的精神文化生活,有助于促进员工队伍的互相交流,有助于激发员工队伍的活力和创造力,因而也赢得了企业主的支持。总之,这些党团协同组织开展的各种活动,兼具了文化社会功能和政治功能,增强了楼宇党组织对内凝聚力和对外影响力,实现了楼宇党委、“两新”组织和党员多方共赢。
  创建“虚实结合”的工作平台。下城区在推进楼宇社区党建工作中,不仅注重党员活动中心、党群服务中心等传统的线下的实体空间的工作平台建设,同时充分考虑互联网时代的需要和楼宇“两新”组织的产业特征,积极创建各类线上的虚拟空间的工作平台。这类平台,有区委组织部开发主管、覆盖全区所有楼宇社区党组织的“下城党员学习教育”微信平台。该微信平台具有“党员签到”“学习文件”“观看视频”“一日一读”、“我要出题”“我的测试”“岗位建功”“学做交流”“点评点赞”“积分兑换”“网上调查”等多项功能,具有信息丰富、互动性强、学做联动等突出特点。楼宇社区的线上工作平台,具有内容丰富、容量巨大、运行高效、互动充分、组织灵活的特点,符合广大楼宇党员的职业特点,契合他们的兴趣爱好,承载着信息发布、网上调查、远程同步学习、视频直播、课件分享、互动交流等多项功能。从实践来看,下城区开展跟学习教育有关的党建工作更多的是依托线上的工作平台,开展跟会议有关的党建工作更多地是依托线下的工作平台。各个楼宇社区的诸多线上线下工作平台的互相补充和彼此结合,使得楼宇社区党建工作更加丰富多样,更加高效灵活,广大楼宇党员的参与面也更广、参与积极性也更高。
  开展“一轴多元”的活动安排。楼宇党员普遍工作繁忙、时间紧张,甚至外出较多。如何合理安排时间,开展各种活动,确保党员之间经常有交流互动、党组织对党员的教育管理到位,着实是楼宇党委和楼宇“两新”党组织面临的一大难题。下城区依托杭州全市普遍实行的党员固定活动日制度,以每月15日的党员固定活动日为轴,组织开展多种形式的活动。从调研来看,这些活动既有室内的,如视频直播、领导干部上党课等,也有室外的,如参观党史馆、革命烈士纪念馆等;既有静态为主的,如法治宣讲、礼仪培训等,更有动态为主的,如学做烘焙、爬楼梯比赛、羽毛球赛等;既有突出服务功能的,如开展相亲活动、举办青年爱心集市、认领微心愿,又有突出政治功能的,如结对帮扶困难党员、举办“两学一做”辩论赛、开展交通文明劝导等。
  通过5年来楼宇社区党建的实践,党建工作在下城区的楼宇内实现了从无到有、从有形覆盖到有效覆盖、从物理覆盖到心理覆盖的转变,党的凝聚力、战斗力不断增强。在楼宇社区党建的促动下,下城区地区生产总值5年来保持着8.3%的增速,税收超亿元的楼宇在2016年也达到了50幢,彰显了楼宇社区党建工作的巨大推力和生机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