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zhengwu gongkai

从做“芝麻官”到选“当家人” 记者带你看浙江村一级基层组织换届选举

  • 作者:
  • 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日期:2017-05-16
  • 阅读:4354次

  新华社杭州5月13日电(记者吴帅帅)3月12日,是我到浙江省临海市尤溪镇挂职的第4天,没来得及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却已不知不觉“卷入”了一场三年一度的“大考”。从村党支部到村民委员会,从村务监督委员会到村股份合作社。换届选举在辖区39个行政村全面铺开,这一乡土中国最生动的政治活动悄然渗透进我两个月的工作生活,也将影响每个村未来三年的发展。

  乡镇“农忙季”

  “你有幸赶上了乡镇干部的‘农忙季’。”尤溪镇党委书记张升对我说。事后看来,筹备阶段工作的细碎、复杂仍然令我吃惊。

  熙来攘往,尤溪镇组织办成了最热闹的办公室。领公告材料、询问选举规则、上交资格审查……各种事件交织在这个小小的空间。“本届选举要求很高,资格审核就有十几项。虽然复杂,但考察更加严谨细致。”组织委员卢元杰说。

  驻村干部同样是忙碌的群体。“多个自然村合并的,人口众多的行政村情况相对比较复杂。”驻村干部郑晶晶说。他负责的村庄今年自荐参选者就格外多。“为了保证现场秩序,很多工作就要提前做。有的村子可以现场发选民证,但我负责的村必须提前发,确保不出现问题。”郑晶晶用了两天时间,跑遍了台州三个区,终于在选举前将600多张选民证发放到所有人手中。

  动员会、培训会、“选情摸底会”……联系村的领导班子同样“不得闲”。各种类型的会议伴随选举程序一环扣一环,紧锣密鼓地展开。大到对选举人资格的复核,小到票箱看管,所有能想到的问题、风险点都在会议讨论的范畴中。“比如可能有抽烟的村民,要小心烟头、烟灰掉进票箱;防止选民以往夹带选票的情况发生……”

  “面试”与“夜巡”

  “你在外做生意了解村里的财务状况吗?”“如果你当选,有什么管理思路?”会议桌两边,一边是村主任自荐人,一边是乡镇干部、人大代表。这是今年尤溪镇首次组织的村主任自荐人面谈环节。

  “别看三两个问题,还是能够反映出自荐人的差异的。有的人在外生意虽然做得很成功,但是可能不适合做村干部。”尤溪镇人大主席余晓东说。

  面对这样的“面试”,几位自荐人当场连连摇头,表示确实要考虑考虑自己是否能胜任职务。

  “‘面试’、‘考试’、服务承诺书,这些新的考察方法可以让一些盲目参选的自荐人重新‘掂量掂量’,也能化解一些候选人间的对立情绪。从结果看对各村选出合适的当家人挺有好处。”余晓东说。

  “说实话这样的‘面试’还真有点紧张,昨天我还稍微准备了一下,反思了一下过去的工作,也梳理了一下未来三年的打算。”温家岙村自荐人叶挺说,“以前总有个当个小官的想法,但现在觉得就是要做服务群众的当家人。”

  选前的“明察”有条不紊,“暗访”也在悄悄开展。跟着镇综合执法队的车辆,夜晚的盘山公路格外安静。“希望等会到村里也一样安静。”镇执法队员包伟说。

  据巡防队员介绍,以往选举期间晚上六点到八点,是拉票走动的“高频期”。乡镇以前形容村里的狗是最好的“监督员”:选前有人走动,山村原本安静的夜就会犬吠不止,此起彼伏。

  “过去发烟、充话费、请客吃饭,各种拉票贿选现象都有。”包伟说,“今年抓的格外严格,之前微信上发红包一个人不到6块钱都被处理了。”

  通过多天巡查村老年活动中心等人员集中场所,并没有发现贿选甚至威胁、恐吓村民的情况,表面上看秩序良好。“一方面是检查,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警示。”尤溪镇党委副书记叶平说。

  连续三天的夜巡,除了警车呼啸带起了几声犬吠,夜里的山村安静如常。

  选举日见闻

  “1、4、6、7、9……”因为阴雨有些幽暗的选举室里正在唱票。偶尔有村民在外面敲打玻璃窗,示意工作人员阻碍了他们的视线。黑板上每多写一个“正”字,都会引发围观村民的一阵讨论。

  四月中下旬是各村集中选举村民委员会主任的选举阶段,这个职位是所有基层组织中竞争较为激烈的一个。正在唱票的六青村,620张核定选票最终发放了600张。几小时之前,村民们纷纷涌入划票室,有需要工作人员搀扶的耄耋老人,有需要代写员帮忙投票的盲人青年,也有刚从田间劳作后赶过来的家庭主妇……小山村不宽的道路一字排开了不少上山投票的私家车。

  “就算单程上山可能就要花去一个多小时,也没有误工补贴,村民的参选热情还是很高的。”郑晶晶说。

  面对选举当家人热情高涨的村民,程序正义不可或缺。收选民证、核对花名册、发放选票……所有环节都有至少两人监督完成。严格限定进入选举区域人数,让现场排起了长队。偶有不习惯排队等待的长者,工作人员会安排桌椅茶水让其休息,因此整个过程显得秩序井然。

  主任的选举结果异常接近,306对294,600张选票无一弃权、作废。

  电话得知落选的自荐人李荣军表现得很大度。他表示这是村民的选择,如果有工作需要配合,他也责无旁贷。

  从清晨5点到下午1点选举结束,六青村投票点的人群逐渐散去。当被问起对选举结果是否满意的时候,一位老人朴实地说:“无论谁做当家人,只要一碗水端平,好好做事我们就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