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zhengwu gongkai

杭州年轻社区主任突然去世 几百位居民自发吊唁怀念

  • 作者:
  • 来源:都市快报
  • 发布日期:2017-09-25
  • 阅读:1048次

  9月23日上午,杭州上城区紫阳街道上羊市街社区年轻的社区主任陈浩突然去世,出生于1987年的他,到今年12月8日,才过30岁生日。

  上羊市街社区,因为成立了新中国第一个居民委员会而闻名全国,常有人来参观取经。9月24日下午,社区里冷冷清清,一位阿姨听了记者的来意后说,我带你去陈主任家里。

  陈浩所在的上城区紫阳街道上羊市街社区居委会。从社区步行到陈浩家,过一个十字路口,走路5分钟就到了。

  “比起家里,他呆在社区的时间更多,晚上睡觉前,他还要去社区看一下才放心……”带记者的阿姨姓樊,69岁,她听说陈浩去世的消息后,一夜没睡着。

  社区工作人员去向公示牌上还贴着社区主任陈浩的名字。樊阿姨说,陈浩以前在太庙社区做社工,负责卫生,4年多前来到上羊市街社区,一开始还是管卫生。

  “他这个人,很肯做的,责任心大,亲自挖淤沟都不知道挖了多少次,后来入党,当社区副主任,去年还当了社区公共服务站站长,因为工作出色,9月11日任命他当了社区主任……”

  陈浩工作照:文明城市检查铲小广告,细看额头上有很多汗。“他每天都忙,这段时间又是文明城市检查,又是预防登革热,每户人家他都要上门发宣传资料,发药水,清理垃圾。有一次他回来,我看他很疲惫,我说你不要每样事情都亲力亲为,你要学会指挥人家去做。他说,格么自己都不做,叫人家去做,更难做啊!”

  陈浩工作照:为预防登革热,清除小区内的所有微小积水。“我1994年也当过社区主任,社区里碎碎嚷嚷的事情很多,星期五我们还在一起讨论工作来的,”樊阿姨说着眼眶红了,“想不到他这么小年纪,说没就没了……”

  陈浩工作照:搬挡道的共享单车。社区书记邹紫娟的办公桌和陈浩面对面,一个70后一个80后,平时既是同事,又像姐弟。虽然同一个办公室,因为都忙,两人面对面坐着的机会很少。“弟弟”经常嘱咐“姐姐”:你胃不好,要记得准时吃饭……

  陈浩的办公桌。上周五下班,邹紫娟去超市买了两箱香梨,一箱给自己,一箱送到陈浩家楼下,叮嘱他要多吃水果。陈浩拿着那箱香梨回去的背影,成了姐弟俩最后的决别。邹紫娟9月24日流泪回忆时,一直用手按着胸口,她说自从知道陈浩去世,她整夜整夜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这位弟弟的身影。

  陈浩的办公桌。邹书记在社区工作人员中算是“大姐”,其他人包括陈浩,都是80、90后,年纪比陈浩大的叫他“浩浩”,比他小的叫他“浩哥”。这两天,大家纷纷通过微信朋友圈发文纪念。

  到了现场看见你躺在那里,才觉得一切都是真的,微信里还留有你的声音,你的踏实努力、你的冲锋在前、你的幽默机智,浩浩,希望你一路走好,我永远记得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9月22日16:13,最后一通电话,叫我发物业电话号码给你,为了通知物业做好登革热预防工作,工作的你总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冲锋向前,与你聊天总是那么轻松自在,一切困难你都不以为然,微笑面对;和你并肩作战,和你攻坚克难,和你打篮球旅游,和你游戏王者荣耀,一切一切都历历在目,我真的难以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好朋友一路走好。

  闭上眼都是你的各种瞬间,听到噩耗的一刹那完全不敢相信,虽然相识不到一年,但在我心中,你是脚踏实地、英雄无敌的浩哥,除了尊敬还是尊敬。

  第一次进社区叫我婷姐,当时我还生气。懊悔啊,前天为什么不和你多说说话,中午为什么不叫你回家休息?

  你曾经说过为居民服务是很开心的,很乐意为人民服务,我们为你感到激动骄傲,陈主任,我都没正式这样叫你过,你却走了,我们想你。

  ……

  陈浩的笔记本最后几页,记录着9月20日的工作内容。邹书记说,9月23日周六,陈浩轮休,他早上起来还在工作群里发微信,当时几个社工去顶楼清理居民种的菜和杂物,现场照片发到群里。9:20分,陈浩回了一条:照片保存好,像这类堆积物,只能先打报告,再让工人来清理,上次11幢1单元楼道这样清了一次花了4000多(运费),大家要注意安全!

  陈浩发在工作群里的最后一条消息。谁都没想到,这是陈浩在工作群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陈浩的妻子,也是陈浩的初中同学,是一位国际导游,经常带队出国。24日她眼睛红肿,被人搀扶来到楼下。

  “周四晚上我回来,他十点多下班了,还要来机场接我……”一句没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9月23日上午,陈浩起床后,要给妻子烧米线当早饭。妻子说,你这么累,多休息一下,不要烧了,还是点外卖吧。陈浩又躺到床上。

  上午10点半,妻子摇他,不动。再摇,还是不动,连忙打了120。

  妻子因为工作需要,会做心肺复苏,先自己抢救,后来救护车来了,一路抢救着送到浙二医院,在急诊室又抢救了很长时间。

  “我们陈浩就是太操心了……”陈浩一个阿姨24日抹着眼泪说。

  “他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以前感觉我这个侄儿优秀,没想到他比我们想象中还要优秀。”陈浩的叔叔说。

  10天前,陈浩陪爸爸吃过一顿饭,那顿饭之后,陈浩一直忙工作,那十天父子俩没有任何联系。再见时,已是阴阳两隔。

  “我儿子没了,我还有什么东西比他值钱?没了……”陈爸爸24日哭着说。

  24日,几百位小区居民自发来陈浩的灵堂吊唁,近200个花圈在陈浩家楼下排满,很多居民抹着眼泪,扫马路的环卫工大姐也红着眼圈来了,一些老人趴在棺材上失声痛哭。

  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哭着说:“陈浩,陈浩,你起来!我们周一不是联系好的,要见面的吗?应该是你来送我的,怎么要我们来送你了……”

  金狮苑陈阿姨说,今年1月,小区物业撤了,由社区托管,在陈浩的组织动员下,她主动担当起业委会委员的职责。

  “小陈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事情,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暖的,让人原来不想做都变得想做了。”

  陈阿姨打开微信,播放小陈上周五晚上发给她的最后一段语音:“我们社区肯定支持你们的……”声音清澈坚定。

  “他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好,从来不会推脱。当下找他,当下就做。”陈阿姨说。

  67岁的杨大伯去年12月和陈浩互加了微信。“他去世前一天,还在关心我身体好不好……”杨大伯说。

  “我们辖区6个小区,金狮苑物业没了之后,他帮我们清理地下车库垃圾,拉了满满5大车,他和大家一起清理,车子全是他亲自联系的。为了这个,一个业主的老婆还把他的头颈抓了,他没还手,痕迹可能现在还在。清理以后,地下车库干净得能跳舞,我们很感谢他,他只是说了一句,杨老师,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这个事情原来的物业公司都做不了,小陈主任做到了!”

  “小区自来水管老化,为了这个事,小陈主任前前后后跑了8次。他是23号走的,前一天我们的自来水通了。”

  杨大伯与陈浩的微信聊天记录“那天中午,我去办公室找他,他正好躺在沙发上,我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他反而安慰我说,没事的,我们经常这样,一有事就要去忙了。”

  “社区的工作累、烦、苦,我从来没听他抱怨过,我们小区的很多工作,都离不开小陈主任,我们本来商量好了,国庆节请他吃个饭,再买点月饼……”

  小陈主任去世的消息,杨大伯起初没跟老伴说,知道她血压高,怕她伤心。后来看到老伴头晕,一问,老伴说小陈没了,她一夜没睡好。老两口这才知道,其实他们都已经听说,只是故意瞒着对方。

  我发现,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社区几位年迈的老人,起初都互相瞒着小陈离去的消息,怕别人听到后情绪激动难过。

  23日晚19:46,杨大伯发了一条微信给陈浩:小陈,你是一个好人,一路走好。我去看你了,来不及完成的水管合同,我会努力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