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zhengwu gongkai

解码“兰小草”隐善15年背后的家风传承

  • 作者:
  • 来源:温州商报
  • 发布日期:2017-11-23
  • 阅读:1540次

  2002年开始,每年11月17日捐款2万元,他承诺要坚持到2034年。15年来,没人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叫“兰小草”;他被评为“温州改革开放三十年十大慈善人物”、“感动温州十大人物”等,却永远缺席表彰大会,报纸刊文报道,主角图片都是一张男子黑色剪影。

  如今,众人已经知晓他的身份,洞头48岁的乡村医生王珏,10月20日因病去世。他为什么要隐姓埋名默默行善,是什么让他拒绝登台接受表彰?

  近日,记者从王珏兄弟处,获得一份“家书”,里面不仅有“善欲人见,不是真善”的行善理念;“施惠无念,受恩莫忘”的为人准则;也有“长幼内外,宜法肃辞严”,家规须严为父要有威严的告诫。

  长幼内外宜法肃辞严

  王珏出身于医学世家,是王家的第七代传人。王家兄弟五个,取名“璋、珏、琛、瑜、瓒”,皆是美玉的意思,父亲王承钧希望儿子们都具有如玉般的高洁品格。

  五弟王瓒回忆,二哥(王珏)从小话少,内向,略木讷,外号“老黑”,当地土话憨厚的意思,但做事有毅力,性格坚韧。

  兄弟五人,最后只有王珏继承了父亲的医术。王瓒说:“也许这与二哥的性格有关,能静下心来。”

  但是王珏做事慢,从小没少挨父亲的打。“爸爸说笨鸟要先飞。”王瓒回忆。

  父亲打得很重,四弟王瑜曾被父亲打过,记忆深刻。“爸爸都是用皮带打,有次他在气头上用皮带扣抽我,至今我身上还留着疤。”

  成家后的王瑜有次跟父亲开玩笑,提起这件事。“爸爸问我,你还恨我吗?我说不恨,我很敬佩您。”王瑜回忆道,“我们兄弟几个能有今天,与父亲的严厉密不可分。”王瑜曾替人打工10余年,如今已有自己的服饰公司。

  农村里隔壁邻居间,少有两家孩子没打过架的。王瑜说:“我们兄弟几个就没有。”

  王瓒回忆道:“我小时候调皮跟别人吵架,无论对错,都要画个圆站在里面2个小时。别人拉我,我也不敢出来。”

  有一年的大年三十,父亲给了五六岁的王瓒5元钱,看他怎么花,他买了把玩具火药枪乱打。父亲知道后,让兄弟5个全部罚跪。虽然是一人的过错,但弟弟犯错,说明哥哥没做好表率。

  在儿子们眼中,王承钧是一个传统的严父形象:“家教很严。吃饭的时候,爸爸没动筷子,我们就不敢动。”

  施惠无念受恩莫忘

  小时候,王珏跟着父亲在老家元觉街道学习医术;1990年,他来到大门岛,在爷爷开的诊所工作。

  20多年来,王珏在当地悬壶济世,有口皆碑,很多人都能说出一两件自己跟王医生的故事——

  一次,村里的一位年岁已高的阿婆在卫生室打完点滴,行走不便,王珏二话不说主动背起阿婆,把她送回家,阿婆感动不已。

  还有一次,恰逢台风天,隔壁村林阿姨的孙子发高烧,王珏不顾外面的风大雨大,背起医药箱就往林阿姨家里赶,并医好了林阿姨孙子。

  一天凌晨3时多,病人家属来敲王珏家的门。儿子王子震被吵醒,生气地说这么吵。王珏边说边去开门:“如果是你生病了,你急不急?你要换位思考。”

  王珏不仅行医,有时候见人贫苦除免费看病送药外,还做饭给他们吃,送上回去的路费。

  当地有所敬老院,王珏、侯海平夫妇连续十几年端午节为数十位老人送粽子,中秋节送月饼,过年过节发红包。

  王子震说:“爸爸说我小时候生病,下雨打雷的,是老人们帮忙送我到医院的,知恩不仅要图报,而且要厚报。”

  在王瑜、王瓒的眼中,二哥行医赠药、送路费、给病人留饭,都有着父亲和爷爷的影子。

  王瑜说:“小时候父亲经常要夜里出诊,我们早已经习惯了。”王瓒有时候去大门岛看望爷爷,就经常见到爷爷、王珏和病人坐在同一桌吃饭。

  善欲人见不是真善

  为什么是每年11月17日,为什么是2万元,为什么是33年?如今随着王珏的离去,留下的只有家人的推测。不过,不愿透露姓名,默默行善的原因,却在一份《治家格言》中可窥一二。

  王瑜说,父亲有三大爱好,书法、下棋、治病。2000年,王承钧根据儿子们的性格特点,分别誊写了一份《治家格言》。王瑜展示给记者的这一份,里面就写着“善欲人见,不是真善”。王瑜说:“爸爸一直教导我们,做善事不留名,不要炫耀。”

  王瓒说,二哥在父亲身边时间最长,受他影响最深。王珏的儿子王子震记得,父亲随身带着针炙盒,发现有人中暑就马上救治,治好了,转身就走,不要报酬,不要留名。

  小舅子侯海国对此理解最深。15年来,每次捐款,几乎都由侯海国送去,所以侯海国成了记者们追踪“兰小草”身份的突破口。有一年,侯海国与记者多说了几句,透露了“兰小草”零星信息,王珏看报纸发现后,惩罚侯海国下年捐款不让他送。侯海国说:“姐夫只希望默默行善。”

  家人们也是一次偶然情况下,才得知“兰小草”就是王珏。所以,在王珏希望家人不要透露他身份的要求后,大家非常能理解他,尊重他的决定,一致愿意保守这个秘密。

  如果不是王珏的离去,也许“兰小草”的身份会永远是一个谜。这几年,王珏的诊所生意淡了许多,一年的收入只有四五万元。儿子王子震今年刚大学毕业,他说,公开父亲“兰小草”的身份,是怕有一天捐款突然断了,担心大家误解“兰小草”是一个没有诚信的人。

  以身作则教子以义方

  受父亲王承钧影响,王瑜也一直热心公益。王瑜的另一个身份,是温州知名公益组织——温州市慈慧公益志愿者协会的发起人之一。王瑜说,每当协会有活动时,他都会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参加,从小教育他们热心公益,积极行善。

  每次协会活动,媒体对此的报道,王瑜都会在朋友圈转发。“这与‘善欲人见,不是真善’并不冲突,我并非是想炫耀协会的功绩,而是希望传播善的理念,引导更多人参与公益事业。”王瑜说。

  与父亲王承钧不同,王瑜与自己的两个孩子更像是朋友。王瑜说:“我没办法像爸爸那样严厉,但是家风的文化内涵,一定要教导给自己的孩子。”

  王珏对王子震也没有那么严厉,注重身教而不是言传。王子震记得,有一次,他还小,在书店乱踢瓶子玩。“爸爸什么也没说,把瓶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过斑马线时,无论有没有车辆经过,别人看没车走过去了,他一定要等到绿灯才举步。

  今年7月,有一次亲戚送他去上海看病,漏买1张汽车票。王珏得知后,说一定要还钱给汽车站。“去汽车站的路费都比车票贵。”王子震说,家人拗不过,后来去还了150元的车票钱。“怕我爸不信,还让车站写了收据。”

  王子震说,现在自己也已长大成人,他会接过父亲的接力棒,以自己的方式投身公益,行善社会。